2020年2月9日 星期日

凡是殺不死廢柴的,都會讓他更接近英雄——動畫《 Re: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》(Re:ゼロから始める異世界生活)第一季

《Re: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》劇照

這是一個廢柴憑藉著 Save / Load 大法,一圓守護美少女英雄夢的勵志故事——至少一開始看起來似乎是如此。

S/L 大法是阿宅界的聖杯。所有你想要達成的事情,都可以透過讀檔完成;所有你犯下無可挽回的錯誤,都可以經由讀檔重設。無論你的人生卡在哪一關過不去,無論你對於眼前的現況有多少不滿,都可以用 S/L 大法反覆嘗試, re(start) 到你滿意為止。只要擁有 S/L 大法,你就是上帝,就如同《今天暫時停止》 (Groundhog Day) 的主角說的那樣:「你知道嗎?上帝也許並不是全知全能,祂只是在一個地方待得夠久,自然什麼事情都知道了。」

2020年1月29日 星期三

在馬克思主義者眼中,什麼都是階級衝突——影集《星際大爭霸》 (Battlestar Galactica) , 3x16 "Dirty Hands"

Battlestar Galactica, 3x16

階級是人類社會一種必然的存在,無論你發動再多的鬥爭或革命,怎麼樣也無法消弭的存在。別的不說,就連 BSG 這個影集本身,也是一個階級意識的體現——我們平常在看的,都是總統、司令、上尉、飛行員、科學家這些菁英人物,在關鍵時刻做出困難抉擇,展現英雄無雙的一面;我們鮮少看到那些名不見演職員列表的小人物,從事辛苦繁複、毫無光彩可言的粗活。你有想過船上是誰在負責每週送洗髒衣服嗎?我也沒想過,但總得有個人去做。

2020年1月27日 星期一

影集《X檔案》 (The X-Files) , 4x04 "Unruhe"

The X-Files, 4x04

綁架現場總是留下令人不安的被害者尖叫靈異照片,直到 Mulder 洗出了一張有 Scully 的照片⋯⋯

這一集的編劇 Vince Gilligan ,對於把幹員扯進案情裡,似乎有一種特別的喜好。他的前兩個劇本 "Soft Light""Pusher" ,都描述到幹員們跟嫌犯有個人層面的接觸,因而讓「每週一怪」更為貼近幹員。這招不能每次都用,不過到目前為止還算管用,觀眾即使明知男女主角不可能這樣領便當,多少還是會因為切身的危機,在心理上更涉入一點。你甚至可以容忍靈異照片的老梗,出場次數近期有點過多的冰鑿,以及 Scully 沒叫支援就衝上去要逮捕嫌犯的風險——幸好她沒有在轉角處被嫌犯敲昏帶走,因為她稍後要在停車場被針扎迷昏帶走。 Scully 被綁走的次數,已經快要追上 Mulder 掉槍了。 Give me a break.

2020年1月23日 星期四

歐洲到底哪裡面目全非了——電影《犯罪份子》 (Forbrydelsens element) (1984)

《犯罪份子》劇照

「影史上最冷異的犯罪電影。」查詢這部應該要譯為《犯罪要素》比較貼切, Lars von Trier 首部劇情長片的相關資料,你幾乎總是會先看到這句宣傳語。什麼叫冷異呢?「冷」是指這部片的氛圍一點也不熱:深褐色的懷舊色調,講起話來總是一副要死不活樣子的人物,以及模糊曖昧的行為動機,在在讓觀眾很容易處於一種腦電圖接近直線的觀影狀態。「異」則是指片中各種超乎常理的情境:浸在水中被肢解的驢子跟女孩屍體,驗屍評論彷彿出身納粹集中營的法醫,沒頭沒腦對空鳴槍的男子跟砸窗尖叫的女子,經常讓觀眾有種身處於異世界的錯覺。我覺得「冷異」只是寫文案的人不知道拿這部片子怎麼辦,用來搪塞業主的用詞——都說是冷異了,這片你就自己看唄,別問我在演啥小。

2020年1月21日 星期二

影集《X檔案》 (The X-Files) , 4x02 "Home"

The X-Files, 4x02

僻靜小鎮出現離奇棄嬰案,嫌疑犯是生活在一棟百年老宅裡的三個宅男⋯⋯

雖說 The X-Files 從來不以適宜闔家觀賞為號召,但是 Glen Morgan 跟 James Wong 回鍋的第一彈,就搞到需要打上「觀眾請自行斟酌」的警語,你不禁要想有這個必要嗎?集名聽起來宜室宜家的 "Home" ,有些畸形醜惡的化妝術,有點逼真的血跡,以及某些人會很在意的殺嬰指涉;不過讓我覺得最不舒服的,還是宅男三兄弟開著破爛的老爺車,夜襲警長夫婦家,凶殘地把他們用球棒活生生打死的那段戲,背景同時極其反諷地放著 Johnny Mathis 輕鬆歡愉的〈 Wonderful, Wonderful 〉。自從 Francis Ford Coppola 拍了《教父》 (The Godfather) 那場殺手四出的戲之後,全世界的導演都學壞了。(菸)

2020年1月11日 星期六

混亂善良的時代謳歌——我玩《潛伏之赤途》 (2013)

《潛伏之赤途》遊戲畫面
「人啊,是一種很單純的動物。當人們認同一樣事物的時候,會不自覺地批判它的對立面;反過來也是如此,當人們批判一樣事物的時候,會不自覺地認同它的對立面。如果我們與人民保持一致,而把敵人放在人民的對立面,那麼我們就已經贏了。」

如果你跟我以及大多數玩家一樣,都是先被去年那款製作精美,顏值爆表的漢奸模擬器《隱形守護者》吸引,回頭朝聖這個在一小圈文字冒險遊戲玩家間,被譽為神作的原作《潛伏之赤途》,第一眼應該都會被它那充滿山寨風格的外相給驚呆了——所有的素材全都是「不告而借」偷來的,各大華人明星「情義相挺」出借人形立繪,背景配樂也多是摘自耳熟能詳的影視作品。再加上頭兩章雷同性相當高的台詞,幾無二致的分歧選項,以及三不五時就存檔崩潰的系統穩定度,你不禁開始懷疑這趟朝聖之旅的必要性。《潛伏之赤途》怎麼看都像是同一個故事的低配版,為什麼老玩家一直嚷嚷著它比《隱形守護者》優秀得多?

2019年12月23日 星期一

影集《X檔案》 (The X-Files) , 3x24 "Talitha Cumi", 4x01 "Herrenvolk"

The X-Files, 3x24

Mulder 全力找尋到處晃蕩,施行神蹟的現代耶穌,想要救他母親一命,但是尾隨在後的外星阿諾,不殺到人誓不罷休⋯⋯

The X-Files 每到季末,似乎都需要一個祭品。第一季季末, Deep Throat 為了贖回 Mulder 魂斷藍橋第二季季末, Chris Carter 殺了 Mulder 他爸跟 Scully 她姊,但好像只成就了他們兩個抱在一起彼此取暖;現在到了第三季末,輪到上週立旗的X先生上祭壇了。不過我總覺得X先生之所以要領便當,與其說他的抓耙子行徑東窗事發,倒不如說是他拿不到關鍵道具,動手直接用搶的太失格——這尊已經不酷了,收倉庫吧!